同样,正在中国湛江投资约100亿美元兴建一家化工厂的巴斯夫,其CEO马丁·布鲁德米勒(Martin Brudermüller)也发出警告称,由于地缘政治方面的担忧,在亚洲这个强大的经济体内,不扩张市场要比收缩市场的风险更大。

去年10月他就曾表示:“我们迫切需要停止对中国的抨击,转而对自己发起一些自我批评。”

“德国顶级商界领袖的言论,与朔尔茨寻求在中国以外多元化市场的呼吁背道而驰。”彭博社对此评价道。近一段时间,所谓“去风险”和“减少对华依赖”成为欧盟和德国政府讨论对华关系时的热词,而这引起德国商业界普遍质疑。

美媒还认为,朔尔茨政府此前强调“对华去风险化”,而非美国最初鼓动的“对华脱钩”,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也默认了“德国无法承受削减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市场份额”。

根据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发布的报告,截至2022年底,中国连续7年成为德国全球最大贸易伙伴。2022年德国和中国双边贸易额为2979亿欧元,彭博社指出,这一贸易额占了欧洲最大经济体贸易额的近8%。

今年一季度,德国对华投资也飞速增长。我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4月20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1至3月,部分国家和地区对华投资较快增长,其中德国来华投资增长了60.8%。

1月,德国经济亚太委员会发表声明,明确反对所谓“对华脱钩”,呼吁联邦政府在对华关系中“平衡机遇与风险”。声明强调,坚持并巩固德中经贸关系依然符合德国的国家利益,德国政府不应片面追求所谓“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即只和价值观相近的盟友做生意。

德国亚太经济委员会发表声明,反对所谓“对华脱钩”

对于欧盟方面出现的所谓对华“去风险”但不“脱钩”有关说法,5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希望欧方摘下意识形态的有色眼镜,排除外部干扰,坚持战略自主,形成独立、客观的对华认知,奉行积极理性的对华政策,这最符合欧洲利益。

汪文斌还表示,中方已多次强调,所谓“去风险”是伪命题,中欧经贸合作基础好、成果多、潜力大,双方是相互依赖、互利共赢的关系,中国是欧盟应对风险挑战的重要伙伴。希望欧方为中方企业提供公平、非歧视性的营商环境,避免将经贸问题政治化、安全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