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对拜登政府来说,幸运之处在于,美国因国内政治导致的失误或外交不一致性,同样不太可能导致这些追求多向结盟的国家抛弃或远离美国。中国的政策选择,尤其是围绕南海问题,最有可能改变地区国家对结盟政策的立场。即便如此,他们也可能不会完全改弦易辙,而是调整与不同伙伴合作的方式,并试图寻找更求大国的支持。

一个坚定追求多向结盟的印太地区对美国外交政策有重大启示。

首先,它表明不管华盛顿如何努力,试图强迫各国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的政策都会失败。地区国家可能会欢迎来自美国的额外关注与加深双边关系的机会,但它们不太可能因此而“抛弃”中国。考虑到中国是地区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和投资国,多向结盟对后者来说是经济上的必然选择,但也是他们在安全领域所偏好的选择。

美国也许希望找到主动响应的安全合作伙伴。但印太地区的大多数国家不希望仅依赖一个安全合作伙伴——他们早已选择结交多个安全伙伴。

这样一来,多向结盟也增强了日本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对美国的价值和重要性,它们与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国的关键伙伴国家有着密切关系。通常,华盛顿将这些忠实的盟友视作美国设计和领导下区域战略中的配角,但这种观点已经过时。

相反,美国应该围绕利用其最亲密的区域盟友(如日本、澳大利亚)与邻国的历史文化联系,来建立印太战略。让美国的盟友领导区域关系的发展,将有助于进一步令各国融入到一个彼此重叠但不排斥的伙伴关系网络,并提供比强迫各国选边站队更持久的战略回报。

与其试图改写规则以适应过去的战略,或对微小的外交挫折过度反应,只要美国认识到应该选择与多向结盟的现实合作而非反对它,那么美国将更为成功。

(原文于5月31日发布在“外交政策”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